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唐代晚期 马球水平成了选拔地方大员的标准之一
发布时间:2019-07-30 16:34:27来源:趣赢电竞-趣赢电竞平台-趣赢竞技竞猜点击:14

  千年广州开放系列

  本栏目由广州日报独家与广州市国家档案馆联合推出,逢周四刊出,敬请关注。

  图/fotoe

  说起马球运动,未必人人关心,但提起“polo”衫,很多年轻人衣柜里都有两件。其实,“polo”二字就是马球的洋名,所谓“polo”衫,原意就是打马球的球服。据史料记载,19世纪初,英国人在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发现了这项运动后,将其带回英国。至今,马球仍是西欧王室乃至精英阶层的心头好,我们也常在电视上看到各界名流骑着骏马,疾驰冲杀、挥杆进球的英姿;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,国内的马球运动也渐渐发展开来。

  马球这项运动看起来很时尚、很有品位,其实,如果咱们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广州城,想看场马球赛,并不是什么难事,只不过名字有点不同,现在叫“马球”,那时叫“击鞫”(与蹴鞫可是两码事)。据许多历史学者的研究,唐代初年,马球运动从西域传入国内,其激烈的对抗性深得唐人喜爱,唐朝历任皇帝中,有不少马球迷,有的以练兵为由,在各地军队中普及马球运动,甚至还把马球水平作为选拔高级将帅的标准。由皇帝出任代言人,马球运动持续两百多年长盛不衰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国民运动”。

  广州当时是东方第一大港,聚集了不少波斯商人,马球运动有更深厚的民间基础。至少在官方文献的记载里,地方大员遇有重大节日,常会举办马球赛,提振士气,活跃气氛;军队将领则把马球作为练兵利器……大唐年间流行的“国民运动”,在今天仍然很时髦,倒给了我们解读历史的另一个视角。

  大唐广州马球赛

  最火要属“都府街”

  如今深受欧洲精英阶层青睐的马球运动,早在唐代就已风靡全国,可不是我信口开河,而是有大量史料确证的事实,倘若你不信,咱就一起钻进故纸堆翻一翻,或者我给你读上几十首描绘各地马球赛事之激烈的唐诗也行。不过,只怕我还没读完,你就已经昏昏欲睡了,倒不如咱们一起穿越回盛唐的广州城一探究竟。

  想要在盛唐广州城里看到最精彩的马球赛,一定要选好穿越点。虽说马球场不少见,但真正精彩的赛事,还得到都督府附近去看。你问都督府在哪儿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咱们从北京路北端的财厅前出发,走几步,拐入广仁路,再拐入正南路,走到越秀区中医院旁,就到了我们这次的“穿越点”——都府街了。

  不要小看这条市井小巷,一千多年前,这里可是岭南道的最高权力机构——岭南道署之所在,岭南道管辖着今天的福建、广东全部,广西大部,云南东北部和越南北部地区,全道最高军政长官时称广州都督,故而岭南道署又称“都督府”,今日都府街之地名,正由这一段历史而来。

  闲言少叙,咱们赶紧穿越过去看看吧。要说咱们运气真好,正好落脚在都督府里的马球场边上。且看这座马球场,长两百多米,宽50多米。比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现代马球场略小了一点,但也颇有气势。马球场三面都筑有矮墙,正面的豪华凉亭则是观赛的看台。球场两边有两个球门,每个球门的两根门柱也是雕梁画彩,开赛的时候,两队勇士骑着骏马飞驰,谁把滴溜溜转的马球一杆打进球门,谁就能赢得欢呼。

  这个马球场可以说是广州都督最上心的地方之一了,要知道,唐朝立国近300年,自从马球自唐朝初年从西域传入后,历任皇帝大多喜欢打马球,到了唐代晚期,马球水平甚至成了选拔地方大员的标准之一,倘若地方官不细心呵护球场,皇帝知道了,还要怪罪呢。正是由于皇帝不遗余力当代言人,马球才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唐国民运动。你说,广州都督能不细心呵护这个球场吗?看这地面,夯得多平整坚实。对了,咱们还是悄悄躲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去,要不,万一过会儿要打比赛,都督带着幕僚来观赛,看见咱们这两个一点礼数都不懂的闲人,打一顿板子轰出去,那就亏大了。

  “回到”大唐“现场”观赛

  鼓点声声马蹄急

  挥杆击球如摘星

 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,咱们刚找了个角落躲起来,就听到了马蹄声。一会儿,这里就要有一场激烈的比赛。

  马球拳头大被比作“流星”

  再过一会,乐队到场,都督在看台上坐定,在激烈的鼓点中,两队人马入场了。这两队人马是都督麾下的勇士,身着黄红两色短袍、紧身裤,手持球杆,脚踩战靴,胯下的骏马体态敏捷,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。岭南天气炎热,不适合养马,本地出的马匹体态矮小,运运货没问题,打比赛就有点悬。但是,作为东方第一外贸大港,广州经济实力雄厚,作为最高长官的广州都督,如果不养上一大群善于奔跑的骏马,不好好在马球运动上下一点功夫,面子往哪儿搁?再说了,打马球并非纯粹是娱乐,更多是练兵的需要,唐玄宗曾亲自下令在军中推广,搞好马球训练,提高将士马球水平,也是地方官的责任。

  入场仪式上繁缛的礼节,咱就不多提了,以免口水多过茶,单看一看已被放在场地中央的马球吧,只见它不过拳头大小(跟现在的马球差不多),表面涂上了一层彩漆,很抓眼球。其实,这马球里头是木头,外面裹一层皮革,之所以涂成彩色,是为了让球手们骑马飞驰时,能迅速发现。唐代的诗人多喜欢把马球比作“流星”,从这个称呼里,我们也可以知道比赛有多激烈。

  入场仪式结束,比赛正式开始。幸好两队人马穿着黄红两色球服,我们才分得清,这次一共有20个勇士在赛场搏杀,每队各10人。与现代马球赛每队固定四人的规则不同,唐朝的马球赛没有严格的人数限制,多的每队十几人,少的每队四五人,都没有问题。

  对抗激烈尽显生命热情

  这次上场的20个勇士,个个球艺高超,一匹匹骏马从眼前飞过,晃得人眼都花,黄队球员抢到了第一杆,他球杆一挥,马球像流星一样划过球场上空,多个勇士向着球落的方向疾驰而去,红队一名球员驾驭着骏马巧妙地左右穿梭,突破对手的冲撞,挥杆接住球后,一记长传,传给了二十米之外的队友,队员严阵以待,反手一击,直接射门。就这样,红队突破开场时的不利局面,拔得了头筹。唐朝的马球赛采用“计筹制”,每进一球算一筹,哪个队先夺得20筹,就算胜利。红队拔得头筹之时,全场鼓点如惊雷响起,观赛兵士的唱好声震得地动山摇。

  这场激烈的马球比赛一打就是两个多小时,鼓声、马蹄声、叫好声,几乎要把人的耳朵都震聋了,最终红队险胜。现场比赛中断了好几次,因为勇士们打一会儿比赛,浑身上下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必须换一身衣裳,才能接着打;一匹匹骏马也是竭尽全力,鼻子里喷出一团团热气。

  在马球场上,竞技激烈的时候,人从马上摔下来,或者骏马失足跌倒,连人带马被踩伤踏残,都不算意外。可就算有这样的风险,大家还是非常喜欢这一从西域流传过来的运动,迷恋进球一霎那生命活力的绽放。唐人特有的勇猛与热情的确令人钦佩,难怪今天中国人在海外聚居的地方都要叫“唐人街”呢。其实,大唐广州城里,不仅军人爱打马球,蕃坊里的外商闲来也会挥两杆。既然穿越过来了,咱们索性都去看一看,若有新鲜发现,下回再说吧。

  (注:本文参考了《唐代马球之研究:基于现代马球视角之对比分析与思考》《中国马球史》等资料。)